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www.kk334455.com >

www.bjlo.com.cn22 岁想躺平编辑提问 65 岁不退休编辑人生除了工

发布日期:2021-07-06 16:0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www.bjlo.com.cn!想下班的想法,每天从办公室地板钻出地面,爬上椅子,把瘫在椅子上的我的心死死缠住。

  这是22岁的我,一位实习编辑的朋友圈。想下班堪称当代人的最大共鸣,无论男女,不分老少,掐秒下班的夙愿,写在了大多数人的DNA里。

  但这个世界总有一些少数——都筑响一,年过六十,还在做十分边缘的网络杂志,写主流媒体不屑一顾的边角料,还说:比起每月的薪水入账,每天的内心悸动才是更重要的。

  都筑响一是谁?说来话长,不如先记住他的三个不:不靠网络写文章、不和同事交朋友、一辈子不领死工资。

  他是日本编辑界的大大大前辈,《POPEYE》和《BRUTUS》创刊都有他一份力,但因为不想坐班,就一辈子做自由编辑。

  他也是一个摄影师,拍时髦的老百姓、拥挤的出租屋和神奇的情人旅馆,把平行世界的多个侧面拧成魔方。他眼中的世界乍看非主流,其实就藏在我们忽视的真实生活里,所以被他一讲,共鸣拉满。

  85位痴迷不同品牌的时装受害者,和他们甜蜜的负担挤在一起,都筑响一拍下了他们幸福的样子。后来连2018年MARGIELA / GALLIERA展览都致敬这一形式。

  以为霓虹人的卧室都中了整理术的邪、一尘不染侘寂风?都筑响一说,这么想的都是上当受骗的外国人。脏乱小才是真正的大多数,才是所谓日本风格。(本书已经有中文版啦!)

  东京市中心以东,比西侧更草根、猥杂、生动,都筑响一拍下108个都市秘境:变装酒吧、风俗博物馆、流动剧团......像野兽寻找舒适的巢穴一样,一个没有钱,却想要做一些有趣的事的人就会本能地找到这些地方。(本书也有中文版啦!)

  看着这些作品,总能感到他对世界的无限好奇,而我,刚进这行就觉得生活不易,夜夜叹气,上班走神,下班躺平,门都不想出,怎么探索宇宙奥秘?

  在实习和论文的夹击之下,我在微信发出救救孩子吧!的求助,老天有眼,都筑先生回复我了!!!

  我在东京市中心出生长大,学校里很多同学都是从很远的地方来上学的,所以我经常一个人看书、一个人玩,此外没什么太特别的。

  日本不像中国、韩国竞争那么激烈,学业压力没那么大(我认为现在也是如此),所以我学习之余也有时间玩耍。

  小时候我对编辑工作没什么特别的兴趣,到了大学阴差阳错开始在杂志编辑部打工,才是我成为编辑的契机。在那之前,我以为我会读研,学习文学。

  什么是所谓的主流呢?对于多数日本人来说,比起高级酒店,情人旅馆才是日常的选择吧,那这么说,住高级酒店的人才亚吧。

  比如卡拉OK、街边小吃、大众的观光景点、狭小的房间等等,都是非常贴近真实的、大多数人的生活。我想,任何国家都一样,大街上最多的不是高级餐厅,而是老百姓的平价餐厅,中国也一样吧。

  我寻找的只是这些贴近生活,却被鲜少提及的主题而已。我想我所做的内容的可贵之处,就是反抗那个不断骗我们买东西的社会系统。为什么一直要刺激我们的消费欲望、总让我们追求得不到的东西呢?

  我当然也会上网冲浪,聊天、找东西等等。但即便网上信息很多,我们还是容易只和同样爱好、想法相似的人交流。大家都扑在热点上,信息的多样性越来越少,这是非常危险的事情,不要过于依赖网络哦。

  就像在网上买书,会不断收到相似推荐,于是渐渐只看一类书。但在实体书店,你漫无目的,却可以发现很多不同类的感兴趣的书吧。

  如果你清楚自己要找什么,那网络非常有用,但在不知道自己要找什么的情况下,网络就失灵了。这时候,就去看看网络之外的世界吧!

  哈哈哈,你知道最近兴起了一种叫OFF-GRID(断网)的生活方式吗?刻意不使用互联网、水、电等现代生活必需的条件,这样的人勇敢吧?

  在大家都沉溺于同质信息的情况下,一个人抽身而出是需要勇气的。没人教我这么做,我是为了自己的精神健康,才努力这么做。就像工作之余离开电脑去慢跑一样,我觉得你应该为自己腾出时间,从网络中解放出来。

  所谓的网更包括你所在的业。我几乎没有同行(编辑和摄影师)的朋友,我刻意不去结交他们。相反,不同职业、不同人生观的人,他们给我的启发更有趣、更有益呢。

  和同行做一样的事情,就必须在一个小圈子里竞争,对吧?与其在狭窄的路上拼命往前钻,在开阔的地方慢慢走不是更好吗?

  做别人都不做的事情,确实是挺让人为难的,但也正因为没人做,所以不必竞争,我的生活也因此发生了巨大的变化。

  我在《POPEYE》和《BRUTUS》做了几年自由编辑之后,出版社问我要不要转正,我拒绝了。如果做正职,收入并不差,生活会更轻松,但我不能忍受那样的生活带来的精神上的饥饿。

  我一直都是自由职业者,从没领过固定工资,所以没什么发言权。我只是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而已,有钱也好,没钱也认了。

  你选择上班领工资也可以哦,只要确保有自己的时间,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就好了。

  没错哦。我的家人和老师也会说,快点进入竞争社会吧,这是为了你好。可我就想做和别人不一样的事情,那为什么还要听从别人的建议呢?自己考虑清楚了,就去做吧。

  在漫长的采访经历中,我遇到过有钱人,也遇到过无家可归、极端贫困的人。我从这些人身上了解到的是,有多少钱和有多幸福,没有任何关系。澳门49码手机版学霸笔记可能只是残缺的“武功秘籍”

  我不喜欢记住不好的事,也不想去写一个人的负面新闻,所以我在采访时,总是希望引出这个人最好的一面。

  如果我们都能展现出我很享受正在做的事情哦!这样的感觉,那就是最好的采访氛围了。

  有时候会啦,但是我一个人住,没有结婚,不用养家所以还好。在东京租一间小公寓安静地生活,并不是那么困难。

  我经常在新闻上看到在中国大城市生活的人有多辛苦,在现在的中国,脱离竞争社会去过幸福的生活,难道是不可能的吗?我对此非常感兴趣。

  日语经常会用到清貧这个词,意思是穷苦而不失志节,它源自中国1800年前竹林七贤主张的老庄思想,现在很多日本人也憧憬着这样的生活方式。那么现在的中国又如何呢?老庄思想在当今是否行不通了?我很想和各行各业的中国人聊一聊。

  中国和韩国都是非常激烈的竞争社会。那就是说,成功的人只有一小撮,其他大部分都是不成功的人吧。这些人真的很不幸吗?没有其他种类的幸福了吗?我希望以后媒体能多去采访他们,这是我想看到的。

  我觉得孤独并没有那么痛苦,我从未向家人解释过我的工作,我一个人搬出来住,这是我自己决定的生活方式,所以结局也由我自己承担。

  痛苦、受挫的时候,我依赖的不是朋友,也不是同行,而是我采访过的很多即使别人不认可我、嘲笑我,但我不在乎,只做自己想做的、我认为应该做的事,就这么独自默默地做着的人,他们的存在鼓舞了我。

  虽然也采访过名人,但我采访的更多都是默默无闻的人,甚至是很多没有得到正面评价的人。他们坚定地走着自己的路的样子,给了我很大的鼓励,我相信他们会继续走下去,并且至死都不会动摇。

  是啊~我已经65岁了,虽然身体状态没那么好了,但精神上还很好。我的秘诀就是,尽量不和同龄人一起玩,我更喜欢和比自己年轻得多的人交朋友。

  人生,只有工作的话确实会绝望吧,我很理解你的心情。比较幸运的是,我20多岁开始工作的时候,遇到了前辈跟我说,要认真工作,也要多玩玩啊。

  能好好工作,也能好好玩的人,应该有很多吧,如果你能遇见他们成为朋友就好了,比起在白天的办公室,我在晚上的酒馆学到了更多哦。

  我经常旅行,看到了每个地方的人都有不同的生活方式,我认为了解形形色色的生活是最有意思的了。美丽的风景反而很无聊呢。(好难的问题啊~)

  是啊,我在《圈外编辑》里也写了,如果只剩五秒就要死掉,你还在想如果当初有做那个就好了,那该多遗憾啊。

  我做判断的时候,只会考虑这个好不好玩?人生的价值取决于你的想法。在我看来,做自己喜欢的事,对喜欢的人、对家人好,没有什么比这些更重要了。

  我现在的主要工作是《ROADSIDERS’weekly》,是我自己发行的周刊付费邮件杂志。因为每周都出,所以有些报道出乎意料地顺利,也有一点都不顺利的报道。比起计较每一件工作做得好不好,我想坚持对现在的自己更重要。从2012年开始的9年间,我很高兴能以每周的速度发出这样的邮件杂志。

  尽管规模不大,但因为是自己的电子杂志,我每周都会全力以赴!日本出版业的状况非常糟糕,在现有的杂志上做自己喜欢的选题是很困难的。采访、拍摄、编辑基本都是我一个人做的,也没有雇助理。这样的话,既不会带来经济上的负担,也可以随心所欲。

  邮件杂志每周三早上发送,所以基本上我是在工作日采访,周末写稿、总结,基本上是这样的节奏。这是网址,欢迎你们订阅哦!

  不看了。杂志都不太看了。我是在《POPEYE》刚创刊五六年的时候做编辑的,那时候的《POPEYE》和现在完全就是两本杂志。

  也不是无论如何都要一个人生活,我也和女友一起生活过。现在一个人生活,只是比较轻松而已,没有太多理由。有时候也和好朋友一起玩、去旅行,剩下的时间一个人就好了。

  聊到最后终于明白,工作对于都筑先生来说,完全等同于做自己喜欢的事,而不只是一个岗位、一种糊口的办法。

  别人用传奇评价他的工作,他只是拥有大多数人不敢追求的自由。然后再拿自由的好,去诱惑更多的人。真是个坏心眼又让人敬佩的家伙啊!

  2021年是中国百年华诞,中国站在“两个一百年”的历史交汇点,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即将开启。

Power by DedeCms